主页 > 联系我们 >

西部战区陆军主要领导带工作组深入演训一线调

2018-12-19 12:05

西部战区陆军主要领导带工作组深入演训一线调研指导

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

初夏,鄂北某军用机场,周苗、孙莉娟、孙振风4名大学生女兵,正在整理降落伞,准备参加空降女子侦察引导队跳伞训练。这是她们入伍之后的首次跳伞。

清秀聪慧、活泼开朗的贺贞贞当兵20多年没有经历过战争,身为25年党龄的309医院专职摄影主管技师,在今年北京难忘的春天里,她有幸过了一把战地记者的瘾,用行动验证自己的勇敢。作为

所有进过非典病区拍摄的同行们可能都有相同的感受:和平的年代,摄影者从来没有面临如此严峻的拍摄考验--一旦感染,也许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在病毒间穿梭,在生死间呐喊,必须保护好自己才能完成好拍摄任务。贺贞贞回忆说:

口罩,严重的呼吸困难造成头晕目眩。两层的胶皮手套让指尖没了感觉,经常找不到相机转盘的准确位置,更可恨的是护目镜内壁被口罩里排出的气体凝集成的雾气,就像得了白内障的老人

--把镜子戴在脑门上,而把眼睛悄悄地露出来,只为了调焦能够清晰一些。如此的工作条件,根本无法随意选取角度、光线。拍摄者如此,医务人员也一样。厚厚的防护服,宽大的袍袖都分不清人的性别与胖瘦,肢体语言变得不那么生动,面部的防护使最能表达人类情感的表情语言也接近于零,毫无疑问,能深入医院隔离区拍摄,本身就是壮举。白衣战士用鲜活的生命筑起抗击的长城,多么值得回味和记录啊!

关注着非典疾病导致的非常医患关系,她在《北京晚报》上发表了一组在隔离区内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的沟通交流,反映白衣天使鼓励病人战胜疾病和患者积极配合的情况以及医护人员积极认真的工作状态。她拍摄了一张非典患者用糖果包装纸拼凑剪贴出的窗花,以此纪念今年的护士节。她更关心SARS患者的命运。她追踪拍摄了一位有着美丽大眼睛的重症非典患者杨冬梅,她的父母都因非典不幸去世,她本人当时高烧不退,肺部影像显示?;白肺

,、擦拭,没有一点要躲避的意思;贺贞贞拍下了医生面对她的胸片有好转时胜利的喜悦、在杨冬梅生命垂危时她爱人焦急的神情;当听到宣武医院最后的SARS患者将要全部出院的消息,她早上5点起床,赶到宣武医院的门口,拍到了冬梅出院时的系列情景。贺贞贞和其他一些进入非典病区拍摄的记者不同的是,她和这些医务人员大部分都认识,熟悉他们的生活背景,为他们的英勇所感动,他们有军人式的忠诚、天使般的善良,那些普普通通的照片后面有许多动人的故事。她的作品充满革命乐观主义,有一张隔离区内休息时医生们的足球比赛的照片,虽然光线不好,但是抓住了一位内科主任头球破门的瞬间,登在《中国体育报》上,附文?;世界冠军巴西队也不敢参加这个比赛

。那些非常的日子里,贺贞贞常奔波于小汤山、天津之间,晚上发稿,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心灵得到了洗礼与净化。她先后在《解放军报》、《科技日报》、《中国体育报》、《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后勤文艺》等20余家媒体发表有关抗击非典的将近70张照片,一帧帧历史的定格,一幅幅真实的画面,从相机里倾泻出大众对白衣战士的崇敬与支持。

非典这一页暂时地翻过去了,这些珍贵的摄自抗非一线的镜头,镌刻着这一段历史,记录着一种生命,弘扬一种精神,同时也弹拔出摄影者真实的心声。

非典这一页暂时地翻过去了,这些珍贵的摄自抗非一线的镜头,镌刻着这一段历史,记录着一种生命,弘扬一种精神,同时也弹拔出摄影者真实的心声。

环太平洋火山带被个岛屿分隔开来,印度尼西亚拥有超过150座活火山,超过公里的海岸线。该项目记录了印度尼西亚人生活中的两个主要元素:山脉和海洋。图/ 文/ (西双版纳国际影像展供图)

大学主修数学和计算机科学。2009年,作为研究员在菲律宾马尼拉亚洲新闻中心学习。作品曾多次获奖,包括国家摄影记者协会的最佳新闻摄影奖等。

:是的,正因我学的专业,大学期间我在计算机研究部门工作,可以免费上网,浏览很多内容,某天我偶然进入了一个摄影网页,由此启发了我对摄影的兴趣。

:目前是一名全职摄影师,靠摄影挣生活,主要为国外媒体出版物供稿,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法国《世界报》等,也为企业客户拍商业作品。

:其实我并不知道有何优势。我从来没有接受过训练,也并非出身艺术世家,就我的经验来看,我拍摄首先依靠的是自己内心的直觉,而不是艺术知识。对我来说就是不断走出去,对眼前的景象和状况作出反映。它很简单,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太简单了。

:就像我刚才提过的,我主要是通过互联网来了解摄影的。一开始我看到传奇纪实摄影师尤金

史密斯的作品,他的作品《水俣病》让我感觉到,当摄影师是一件非常具有浪漫主义而且令人兴奋的事,同时又有着重要的价值。之后我开始看更多纪实摄影师的作品,尤金

萨尔加多等。后来我不断寻找能学习更多新闻摄影的地方,我加入了安塔拉通讯社(印尼唯一的国家通讯社)图片库社区,那里有很多成熟的摄影师,他们不吝于与同龄人或晚辈交流想法,而我也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摄影师生涯。

腾讯图片:正如你说的,现在拍照对所有拥有智能手机的人来说,都太容易。那么你认为如何区分拍摄者和摄影师?要做一位专业摄影师,应当具备什么呢?

:对,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摄影师,只要他拥有一台带拍照功能的手机,并将他们的所见拍下来。但我认为区分专业与否取决于你如何看待摄影。当我为我的客户工作的时候,我是一名职业摄影师,客户对你拍摄的作品在品质、时间上有一个预期的标准,你必须持续不断地为客户服务,而不是靠运气。

如果从美学层面的来说的话,我认为两者没有太大的区别。主要看你花费多少功夫致力于摄影这件事上。我有一位朋友,他拍摄了一组关于儿童马术的非常棒的作品,也许是这些年我看到的印尼最好的纪实摄影作品,他自费拍摄这个项目,用了3年时间。他并不以摄影为职业,但我认为他绝对称得上是一位摄影师。所以,现在摄影关乎媒介、关乎主题,但不关乎技术了。只要照片够引人注目,无论你是职业摄影师,都没有关系。

:读书、看大量的电影。我通过看电影找到了我的视觉灵感。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德克萨斯的巴黎》,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就被它丰满的情绪和视觉艺术惊艳到了。

:我曾经希望这个项目能进展得快一些,但事实却相反。我完全是花自己的钱在拍摄这个项目,所以有很多次我想出去拍但苦于没有足够的钱支付胶卷和交通费用。随着我的职业状况逐渐变好,但很多时候找不到感觉。我觉得这个项目不仅仅是在一个确定主题下,对于一个地方的单纯记录,还应该有我自己的感受。有很多地方我去了,却对项目没有任何进展,我拍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有一年我去了不少地方,却没有得到一张好照片。但是也有一些地方我是一直保有好奇之心,吸引我多次前往的。在这个项目中,我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名带着任务的摄影记者,而是一个带着好奇心试图融入当地生活的人。

:印尼处于环太平洋地震带,有100多座活火山,同时印尼有世界上最多的穆斯林人口,但很少有人知道当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传到印尼群岛的几个世纪前,这里有本土的信仰,这种信仰如今依然体现在我们的地方文化上,人们把山和海视作神居住的地方;在婆罗摩火山,人们每年聚集一次,向火山口投掷金钱、牲畜来感谢火山,因为他们相信有神灵驻留在火山口。在某种程度上,我也相信它。

腾讯图片:你有没有想过,一组反映婆罗摩火山的人们如何往火山投掷祭祀品的图片,可能会比你花8年拍摄的专题,传播更广?

:是的,新闻通过数字技术能抵达更多的受众,甚至通过社交网络来分发。但新闻摄影和纪实报道之间有着不同的目标,新闻是快速更新让你知道每天发生了什么,纪实报道则以更慢的方式来更深刻地理解事物。两者都很重要。但我认为现在我们更需要纪实报道和”慢新闻”,也需要有人去做。

:是的,摄影师都有做一本摄影书的愿望吧,不管他承不承认。它不同于一次展览,展览不是长久的,但书是。作为作者,我希望自己的作品保存的时间越久越好,而做一本摄影书就是最好的方法,这也是一个拍摄项目最终完成的标志。这样你才能开始下一个项目,继续去拍摄新的事物。

:不是一个很会营销自己的人,但我知道至少需要有一个自己的个人网站,方便展示你的作品,这一点我在10年前就学会了。现在,你也不得不精心打理自己的社交账户,在无数的网站上定期更新自己的作品,其实我真的不太知道怎么把它们变成营销工具。我只想拍更多的照片,时不时地有新作品出来。可能我有点老派了。

相关推荐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成功案例

  • 产品展示

  • 关于我们